主页 > 资料文件 > 其他 >
【世界知识】美国防扩散政策的新特点
发布时间:2020-07-09 10:53         发布人:军控协会         来源:未知

         二战后,防扩散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地位日益上升,对安全威胁的认知成为历届美国政府制定防扩散政策的重要依据。从冷战时期严防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获得西方的武器装备及技术,到9.11事件之后防止敌对国家和恐怖分子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再到特朗普执政后防止军事、高新技术等领域的敏感物项及技术流向中国、俄罗斯等战略竞争对手,美国政府不断调整其防扩散政策的目标和手段,呈现以下特点:

         第一,美国防扩散政策重点从反恐转向谋求大国竞争中的优势地位。2001年的9.11事件使恐怖主义成为美国当时面临的最紧迫的国家安全威胁,也加深了美国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威胁的担忧。2002年,美国出台了《反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战略》,明确提出敌对国家和恐怖分子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美国面临的最严重的安全挑战之一,反恐成为当时美国防扩散政策的首要目标,并采取了一系列军事手段和制裁措施。然而,特朗普上台以后,提出“美国优先”战略,其防扩散重心从反恐向保证美国在大国竞争中的优势地位偏移。在特朗普政府看来,俄罗斯、伊朗、朝鲜和中国是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关切。2017年,美国通过了《以制裁应对美国敌人法》,对伊朗、俄罗斯和朝鲜实施制裁,并依据该法或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相关实体和个人实施制裁。2018年,美国司法部发布了“中国行动计划”,对中国进行了一系列的无端指责,并计划采取十条措施应对所谓的“中国威胁”。

         第二,以频繁、严厉的全方位制裁作为落实“极限施压”政策的主要手段。9.11之后,美国一度将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作为防扩散的重要手段。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不再以军事威慑和打击作为解决地区扩散问题的首要选择,而是以全面制裁作为主要手段,强化在朝核和伊核问题上的“极限施压”政策。相较之前,特朗普政府对朝鲜和伊朗的制裁措施更加全面、频繁和严厉,企图达到切断朝鲜和伊朗资金来源、推动美国所想要的外交谈判进程,迫使朝鲜和伊朗妥协的目的。

在朝核问题上,朝美关系近两年虽看似有所“回暖”,但美国一直未放缓对朝制裁措施,除推动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外,还持续通过国内法对朝实施全面制裁,推行对朝鲜“极限施压”政策。对伊朗方面,美国更是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对伊朗金融、石油、航运等领域的制裁,将大量伊朗的实体、个人、船舶及航空器列入制裁清单,亦是旨在给伊朗施加巨大的压力,以期达成符合美方要求的全面协议。此外,美国还多次以防扩散为由对第三国实体和个人实施“次级制裁”和“长臂管辖”,如多次援引《伊朗、朝鲜和叙利亚防扩散法案》等国内法,将数百个中国实体和个人列入防扩散制裁清单、特别指定国民清单等制裁清单中。

1594263392138519.jpg

        第三,高度关切敏感技术的扩散,加强对战略竞争对手的出口管制力度。美国政府2017年底发布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修正主义大国”和“战略竞争对手”,指出美国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竞争时代。在向大国竞争转变的过程中,美国高度关切敏感技术尤其是军事技术和高新技术的扩散,从而确保美国军事装备供应链的安全和涉及国防工业基础的技术能力不被用以增强美国竞争对手的军事能力。2018年,美商务部根据《出口管制改革法案》,拟对包括生物技术、人工智能、机器人等14类新兴技术加强出口管控,以保护美国的敏感技术。

同时,美国认为中俄对敏感技术的获取及使用方式对其国家安全造成威胁。近年来,美国罔顾事实,多次炒作、污蔑我军民融合战略,国务院助卿福特就多次表示,担心源自美国的军事和高新技术在向其战略竞争对手的民用实体转移后,被用以提升其军事实力和竞争力。

美国近年来泛化国家安全概念,频频实施单边制裁,滥用出口管制措施,这一系列消极做法实质是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原则和单边主义外交的体现,不仅给国际防扩散体系带来了严重冲击,而且违反了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损害了有关国家的正当权益。


(责任编辑:军控协会)


复刻手表